跟随农民工去讨薪(来信调查)

文章正文
2019-12-02 18:25

编辑同志:

  我们是四川籍农民工。2017年,四川自贡市南晓劳务公司通过劳务外包的形式,介绍我们到四川宜宾市高县“龙湾国际”楼盘工地上施工。两年多来,我们一直为工资的事烦心,工程承包商陈正林在工资卡上做手脚,600多万元的工资款我们至今没拿到。后来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直接对接劳务公司和我们,可又拖欠了好几个月工资,约300万元。恳请贵报关注,帮我们讨回工资。 

  100余名农民工

  

  农民工按规定办卡,却被要求统一上交管理

  工资专户中的钱

  农民工没有拿到

  11月19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四川省自贡市南晓劳务公司的负责人王佳彬。据介绍, 2017年3月、11月,他先后两次与工程承包商陈正林签订劳务外包合同,约定组织农民工对四川宜宾市高县“龙湾国际”楼盘二期项目的二标段、三标段进行建设施工。

  “国务院办公厅2016年1月印发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要求,农民工工资应设立专门账户,专款专用。承包商陈正林分批次安排农民工BL了工资专户。”王佳彬说:“但是,陈正林要求,农民工的工资专户必须统一设置密码,统一上交管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8年10月。“那时候,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和陈正林起了争执,认为后者在工程款使用上有猫腻,决定查账,这一查就查出了农民工工资专户的问题。”据王佳彬介绍,当时楼盘开发商指出,从2017年3月至2018年9月,一共向农民工工资专户支付了600多万元。可是农民工表示,直到查账事发后,他们才拿回YHH,此前从未通过工资专户领过钱。即便是拿回了YHH,这也只是一个空头账户,里面的工资款早就被冒领了,根本没有一分钱。

  正说着,泥工班组的农民工向记者展示了一份说明。白纸黑字,声明“工资卡从未在农民工手里,从未得到工资卡上的工资”,上面还有泥工班组10多个人的签名和手印。

  100多名农民工工资专户中的钱,到底去哪了?

  采访期间,王佳彬和农民工一直尝试联系陈正林,想讨个说法。可是,陈正林始终没有露面,只是在与王佳彬的电话中反复说,600多万元的工资款被挪用到工程款上了,那是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的一个股东授意他这么干的。至于如何冒领、挪用的,陈正林始终没有回应。

  据王佳彬介绍,南晓劳务公司曾核查过楼盘开发商对工资专户的转账流水,发现不少问题。比如有些人根本不是农民工,而是楼盘开发商和陈正林的一些亲朋好友。农民工汤明权也在银行转账流水清单上进行了指认,称“有几个农民工只上了几天工,却有高达七八万元的流水”。

  “根据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流程,首先是班组统计农民工的工作量,交给我们劳务公司审核。我们随即制作工资表,依次报送工程承包商、楼盘开发商审核。此前我们连工资表都没有制作过,楼盘开发商拨款支付工资的依据到底是什么呢?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钱发放得如此混乱,根本没到农民工的口袋里。”王佳彬疑惑不解。

  农民工汤思杰补充说:“2018年10月以前,从未通过工资卡领过钱。我们需要用钱时,往往就会找劳务公司,王总直接给我们现金。”对此,王佳彬作出说明,给农民工的钱,是劳务公司筹钱“先行垫付”的。

  签订协议承诺掏钱,却以没盖章为由不认账

  开发商出尔反尔

  老账未结增新欠

  据介绍,今年1月,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解除了与陈正林的承包合同,直接对接了王佳彬的南晓劳务公司。当月月底,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从今年3月起,南晓劳务公司还是以劳务外包的形式,组织农民工到工地建设施工,天城置业公司将发放工资到农民工的工资专户上。

  11月19日中午,记者见到了砖工班组的农民工,其中一位名叫杨跃容的农民工从包里掏出几张YHH说:“这两年办了不少工资专户,却没怎么见到钱。我今年5月重新到这个工地上班,楼盘开发商又要求办一张新卡。结果干到7月份,才第一次领到工资,这也是2019年领取的唯一一次工资。”

  对此,泥工班组的农民工汤明权也说:“楼盘开发商支付我们工资很不积极,一个月的工资分成两次打,直到8月,才满额打了3个月的工资。”

  根据工地上各个班组每月上报的工作量和实际银行转账流水,王佳彬帮着做了核算工作。据统计,今年3月以来,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约300万元。

  采访期间,王佳彬出示了一份关于600多万元工资款一事的协议。记者在这份协议上看到,今年3月5日,楼盘开发商与劳务公司约定:“农民工专户中有607万元被原施工总承包单位负责人陈正林中途冒领、挪用,现造成项目农民工工资拖欠。天城置业公司同意将农民工专户中被陈正林冒领、挪用的607万元先行垫付给南晓劳务公司,保证社会秩序的稳定。”

  “当时觉得楼盘开发商有诚意,可没想到的是,楼盘开发商负责人在协议上只是签了字,借故没盖章,而协议明文规定‘签字并盖章后生效’。这个小动作欺骗了我和农民工,只不过是忽悠我们继续踏实干活的伎俩。”王佳彬说,3月份以来,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从不承认协议,更没有履行承诺。

  “工资一再拖欠,这样的公司怎么还能让人相信。今年9月,我们打算停工不干了。”农民工陈杨介绍,没想到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态度非常强硬,说“干不了,你们就别干了”,直接将工人们从工地上清场,并且至今没有足额支付工资。

  11月19日下午,记者陪同几名农民工和王佳彬,来到“龙湾国际”楼盘的办公地点,遇到了负责人敖宇。关于600多万元工资款的事情,他说:“找陈正林要,我们已经支付了款项。”关于今年以来的工资拖欠问题,他又和王佳彬讨论了很多劳务费、工程材料费结算上的事情,并且说:“算算账,我们已经超额支付给你们劳务公司了,没道理再出钱了。”

  对此,王佳彬认为:“楼盘开发商算的总账,是把600万元工资款都算进来了,可我们根本没拿到这笔钱。然后在劳务费、工程材料费的结算上,既不按此前合同约定方式办,也不符合实际工作进度,对我们克扣、打折不少。”杨跃容、陈杨等人表示,依据国家规定,农民工工资是专门账户、专款专用,不应该和其他费用结算混为一谈。

  据了解,类似的争议此前已经发生多次。农民工讨薪,再一次未果。

  数次上报工资表,却一直没有下文

  农民工工资至今没着落

  期待有关部门积极作为

  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不得不多次到当地有关部门反映。今年10月14日,四川省宜宾市高县住建局、人社局、GA局等部门联合召开协调会,其中要求南晓劳务公司报送一份农民工工资表。11月13日,王佳彬报送了。那么,农民工工资是否就有着落了呢?11月19日下午,记者随农民工和王佳彬找到了高县住建局。

  高县住建局建筑管理股具体负责拖欠农民工工资治理,负责人刘谦外出了,工作人员帮忙拨通了电话。当王佳彬和农民工询问进展情况时,刘谦简单说了句:“你们报送的工资表还不完善,需要修改。”

  听到这,陈杨表示不满:“有什么不完善的,应该及时通知,我们及时改。为什么非要等到我们找SS来才告知。”杨跃容也说:“此前已经制作、上报好几份工资表了,都没下文,还是没拿到钱。”

  随后,农民工和王佳彬来到高县人社局劳动监察股,见到了相关负责人何荣方。面对农民工的诉求,她说:“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只是协调机构。”她让农民工直接去找行业主管部门住建局,或者去FY起诉。大家不欢而散。

  农民工离开后,记者向何荣方说明身份,她这才找出相关ZL。她介绍了当地有关部门开展的工作,介绍了楼盘开发商天城置业公司在工程施工、工资拖欠、劳务结算上的说明,并指出王佳彬、农民工在证据ZL准备上的欠缺和单薄。

  “ZL准备,我们是缺乏经验,可拖欠工资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王佳彬告诉记者:“特别是我们曾多次向住建局、人社局甚至GA局反映情况,说农民工根本没拿到600多万元工资款的事情。可是他们总是只认楼盘开发商的银行转账记录,从未对这笔款项的去向作进一步的调查。难道不考虑农民工的生计吗?”

  马上又到年底了,杨跃容说:“总不能2019年就只领一个月的工资吧?”混乱的工程劳务账目该如何厘清,欠薪问题何时才能得到解决,本报将继续关注。

  

  ■编后

  整治欠薪 监管到位

  劳有所得,是基本常识,也是法律规定。近年来,国家推出一系列的政策举措,向社会公众传递出坚决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鲜明信号。

  可是,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特别是在国家明确要求设立农民工工资专户、专款专用后,个别工程承包商竟然想出“统一设置密码、统一上交管理”的办法,致使农民工工资被冒领、挪用。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该不该查处?

  积极“清欠”,确保农民工按时足额获得工资报酬,是人社、住建等职能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责。采访期间,记者看到,关于开展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的材料,就摆在当地工作人员的办公桌上。能否妥善解决农民工的欠薪问题,是践行初心使命和责任担当的试金石。我们期待,当地相关部门能够进一步提高认识,担起责任,改进作风,监管到位。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02日 07 版)

(责编:马昌、岳弘彬)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