葆婴帝国:编织在医院里的暗网 拉拢医务人员编造“保健神话”

文章正文
2019-12-02 14:38

11月27日,有爆料人投诉称葆婴经销系统中有着数量庞大的兼职医务人员,然而《直销管理条例》即明文规定:不得招募医务人员。此外,工商部门曾多次针对其涉嫌传销进行警告处罚,但葆婴的产品推介中,依旧不乏攻克癌症等“奇迹”案例。

据爆料人称,曾在葆婴任职高管的任新梳理出一份由156名医务人员构成的经销商名单,经核实该名单确认,124名医务人员执业资质可查。更历时数月调查发现,葆婴经销系统中,医务人员数量庞大且逐年新增。医务人员渗透下的密集、夸大宣传,促使葆婴一路猛进高歌。近两年,其净销售额均突破30亿元人民币。上至院长,下到护士;利用职务之便,借道社会信任;洗脑式直销保健产品,欺骗性诱导病患消费 —— 俨然已成葆婴横行中国市场的独家战略。

葆婴,美国公司优莎娜(NYSE:USNA)旗下,深耕中国10年的保健直销企业,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显示,葆婴于2009年11月09日获得直销牌照,同年8月,帕特琳公司被优莎娜斥资6270万美元收购,而帕特琳公司正是葆婴的美国母公司。由此,优莎娜打开了中国直销市场的大门。

挺进三甲医院

葆婴直销产品,定位“从负一岁到终身的营养保障”。结合营养及妇幼科室的宣传,即葆婴深入医务的前提。

2016年业绩渐佳的葆婴开始进入医院,其中最为典型的,则为与三甲唐山妇幼保健院的合作。彼时,唐山妇幼保健院营养科外直接张贴葆婴产品海报,被其经销商视为实力体现。

今年3月,令葆婴经销商更为兴奋的是,虽保健品依法在医院禁售,且开始在医保药店下架的情况下;但是三甲中国石油中心医院的健康管理门诊及中医科内,葆婴产品的可以在其自动售卖机。售卖机旁,均为葆婴展板和广告。同时,名为《拥有健康拥有一切》的宣传册更被该院印制,力推葆婴。其葆婴经销商对此表示”骄傲”,并将其视作葆婴领先于竞争对手的”证据”。

如今,保健品市场整治越发严苛,科室调整后的唐山妇幼保健院,已无葆婴痕迹;中石油中心医院则表示,暂不再销售葆婴产品。但若有需求,需不定时亲自到健康管理门诊询问。

当医院成为葆婴的营销据点,医务人员关注葆婴并相互传播,就水到渠成。葆婴内部资料显示,享受其优惠并”占位”经销资格,首先需购买400分4000-5000元产品(不同产品积分各异)。

而若真正进入经销领域并享有”世袭”奖的前提,则是成为”超拓”(超级拓展明星):购买400分产品并注册后的56日内,再成功推荐客户4名。

奖金激励的承诺和事业抉择的鼓动下,在职”试水”外,有更多医务人员选择辞职,专注于葆婴直销。

这份156名医务经销商名单中,就不乏主任及副主任医生级别。

而青岛一家二甲医院的前儿科主任,现葆婴钻石经销商陈某,则透露其团队成员,更不乏妇幼保健院院长等”高人”。

据陈某团队提供的相关视图记录,及葆婴所公开的讲演信息等可知,×××第454医院主任医师饶某;重庆渝北区×医院王某,就在会诊过程中推荐或销售过葆婴产品。

此外,温州×××××第二医院护士黄某,2013年因”失眠症”接触葆婴,2015年升级为高级经销商后,”舍去20年的医院工作,全职葆婴事业”。原泰州××保健院儿科医生、现葆婴首席经销商娄某,则在父亲的脑梗、糖尿病、胆结石、前列腺肥大,均因服用葆婴而得到”意想不到”的改善后,毅然辞职。

另记者潜入葆婴产品介绍会,得知××总医院现任副主任医师孙某,为葆婴高级经销商,2019年8月,更以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副秘书长等身份,主持葆婴相关千人会议。

在一段葆婴活动录音中,以“如何使医务人员变成葆婴产品的使用者、推广者、经营者”为主题,孙某讲述自己加入葆婴初期的两月内,就说服50人成为会员用户。其会员发展的迅速,离不开”奇迹”式的故事分享。

被”利用”的医生营养教育项目

 

葆婴之所以能对医务人员保持”粘性”,在任新看来,除了利益驱动外,更是葆婴通过独家支持的NDP项目,对医务经销人群的巩固和扩展。

NDP是2013年启动的的”营养与疾病预防全国医生营养继续教育项目”,由中华预防医学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医疗机构公共卫生管理分会及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承办。

NDP通过巡回培训方式,对二级及以上医院的相关医务工作者开展面授培训。“普及医生营养知识学习”,以期病人在咨询、就诊外,“享受到营养健康知识指导,更有利于慢性病的防控与治疗”。

任新表示,虽然葆婴是独家支持方,但NDP的学术定位,决定其难以公开而直接地向医务人员推介。

但此项目的延伸——在各大城市进行,主要针对葆婴经销商及正处在观望中的医务人员的”NDP专家走进葆婴”,实质已演变成”葆婴借用NDP名义,组织自身经销会议”的关键。

记者梳理葆婴经销商的社交记录发现,”NDP专家走进葆婴”较为频繁,2019年已至少到达上海、武汉、杭州、沈阳等17地。

涉传曾遭多地调查

 

据了解,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初,衡阳县公安与工商联合启动全面调查,辗转广州、北京、益阳、长沙和衡阳等多地细致调查后,充分掌握了葆婴公司涉传证据,并于2017年3月赴葆婴广州公司,现场带走一名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和十几个该公司的高级别经销商,同时冻结该公司账户资金3.6亿元,13人被刑拘、数十人被挂网通缉。

根据商务部直销管理网站公示的信息显示,葆婴的直销许可范围仅限于天津、陕西、江苏和北京四地,而上述的山西、湖南均不在葆婴被许可的直销许可范围之内。根据葆婴在其官网的直销披露上也仅有天津、陕西、江苏和北京分公司。但从工商信息查询的内容显示,葆婴在四川、山西、湖南、上海、广州等多个省市自治区设有分公司。按照《直销管理条例》规定,除了上述四家以外,其余分公司不能以直销的模式销售产品。

除上文中涉及到的湖南、广州、山西等地出现的违规直销问题,成都工商部门也曾在直销企业座谈会上,点名葆婴在四川存在跨区域违规直销的问题。

业绩下滑下持续招募医务人员

 

综合公开信息可知,2018年,葆婴总裁在前三年内三度更换后,再度易位。葆婴因此被业界认为中国直销领域高层最为“动荡”企业。

此外,2015至2016年,葆婴原销售总监陈江蓉、原运营总监孟文红、外事总监饶军及原人力资源总监于志鹤均离职。

如今,在中国对保健品市场整治越发加紧的同时,优莎娜2019年二季报显示其净销售额同比下降15.1%。原因则在于“中国持续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

优莎娜首席执行官Kevin Guest认为,中国消费者对保健品的热情逐渐低迷,整体市场规模低于预期,发展势态则须数月恢复。

此种情况下,任新表示,葆婴经销商今年的压力势必重于以往,业绩提升和医务关系均会被要求再“突破”。

权健事件之后,2019年1月8日,多部门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启动;8月27日,百日行动“回头看”通知再发布,要求进行成果抽查外,“从严从快”处理典型案件。

但葆婴却“迎难而上”,继续对医务人员进行直销招募。

相关群内的热情介绍外,更有葆婴”新秀”在加V微博上公开道,来自公立医院,希望通过兼职葆婴,实现“左手事业,右手家庭”。

有经销商反映所在的葆婴北京系统,医务人员正不断增加。当问及目前团队内医务人员比例时,她迅速回答:“太多”。她还表示,如果医务人员成为葆婴经销商,目前环境下最谨慎的方式是,在工作时间外约病人到院外讲解,并将其介绍到团队信任的葆婴营养师处。如此,整个过程就更为“保险、合规”。

而作为美国帕特琳的子公司,葆婴的直销模式也是从帕特琳复制而来的,并被称为“葆婴细胞式奖金制度”。据了解,葆婴会要求业务员发展两条下线,即两个商务中心,商务中心每边的销售额不相等,系统会用团体销售额较低的一边来计算佣金。

而葆婴的计酬体系是以积分计算经销商的业绩,1积分相当于1美元。当一个商务中心累计到了5000积分(即5000美元)的业绩,经销商便可获得1000积分的报酬。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商务中心的积分并不是要求业务员直接推销5000积分的产品,其下线推销的产品也将累计到商务中心的积分中。这类模式就是直销常见的“双轨制”,其最大的特点即是多层次团队计酬。

而根据发展的“商务中心”的数量,业务员可以分为黄金董事、红宝石董事、翡翠董事、钻石董事、1星钻石董事、2星钻石董事、3星钻石董事、4星钻石董事、5星钻石董事。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