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建“大水缸” 告别“望天水”

文章正文
2019-11-25 01:22

  天气渐冷,变得干燥,屋前马路扬起尘土。王德祥从青石板砌成的水窖里舀出几桶水,把路面冲洗干净。搁在从前,他断不敢这般用水。

  世代生活在贵州晴隆县城,但在喝水这件事上,82岁的王德祥却没有过城里人的感觉。西泌河在山脚下流淌,却爬不上海拔高出近千米的县城。打小,王德祥喝的就是“望天水”,不下雨就吃水难。

  12岁就帮家里挑水,王德祥知道水的金贵。特别是冬春季节,附近水井干涸,得到4公里外的山下村庄取水。排3小时队,踩着井壁坑洞下到10多米深的井底,舀一瓢水,半瓢是泥沙。

  上世纪80年代,王德祥盖了平顶砖房,在院子里垒起一口两米高的水窖。可雨季一过,水窖招架不了几天,王德祥又得四处找水。再后来,县里通过五级加压,把西泌河水送进家家户户。这水,仅成本每吨就得7元多,还经常分时供应、随时停水。

  贵州本不缺水,年均降雨1200毫米,但却一直在喊“渴”:全省水ZY利用率仅10%左右,供应到每个人头上的水量,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

  “贵州不缺水,缺的是留住水的工程!”把脉问诊,贵州找到症结——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高坡陡,地形破碎,造成存水难蓄水难,以致“地表水贵如油,地下水滚滚流”。

  一场PJ工程性缺水难题的战役在贵州打响。从2011年至2020年,贵州计划重点建设521处骨干水源工程,形成以大中小型水库工程为主,蓄、引、提并举的水利体系,基本解决工程性缺水。

  凭借这股东风,晴隆县修建“大水缸”的计划纳入全省重点骨干水源工程项目。经过3年多的紧张施工,总投资5.2亿元、总库容1715万立方米的西泌河水库,去年底正式下闸蓄水,县城及周边12万人从此不再“吃水难”。

  “这才叫自来水嘛!”水龙头刚拧开一半,一股白花花的水柱喷涌而出,王德祥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今年国庆期间,施工队SS安装新水管和新水表。王德祥家的小水窖,终于功成身退了。

  告别“望天水”的,不止晴隆县。2011年以来,贵州水利建设投入资金2496亿元。全省已建在建水库3700多座,水利工程年供水能力从“十一五”末的92亿立方米增至122.9亿立方米。迄今,70多个县区的中型水库投入运行。

  “到2020年,全省用水需求量预计达150亿立方米以上,目前还有27亿立方米供水缺口。”贵州SW主要负责同志表示,将深入推进水务一体化管理体制改革,理顺水ZY城乡分割、地表地下水分割的矛盾,持续用力彻底解决工程性缺水难题。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24日 01 版)

(责编:冯粒、曹昆)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