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侃侃去世550天后

文章正文
2019-08-05 00:07

[摘要]据称,茅侃侃ZS后留下数千万债务,令其母生活难以为继。茅侃侃20名好友为此筹集500余万元资金,建立了名为“因侃而聚”公司,但其中475万元被FY当成茅母的财产,作为债务划走。

500多天后,茅侃侃的母亲发现了他的遗书。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被曝ZS后,近日其母发现茅侃侃的遗书,确认其系因资金链断裂而选择离开。

据称,茅侃侃ZS后留下数千万债务,令其母生活难以为继。茅侃侃20名好友为此筹集500余万元资金,建立了名为“因侃而聚”公司,但其中475万元被FY当成茅母的财产,作为债务划走。

在新浪微博上,网友则质疑茅侃侃好友的描述成疑:

天眼查显示,“北京因侃而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8日,注册资本2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陈莘。

2018年1月23日,茅侃侃留下了给这个世界的最后文字:“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于次日在家中ZS离世,留下一片无言的唏嘘。

550天过去后,物是人非。

1.

2017年3月28日,万家文化正式发布公告,赵薇的龙薇传媒重组万家文化失败。

谁也想不到,赵薇夫妇的资本运作失败,竟然在间隔10个月后,引发了茅侃侃ZS身亡的“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的科学解释是,系统中的一个微小变化,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导致最后发生不可预知的结果。

原本计划,赵薇旗下的龙薇传媒出资30.6亿控股万家文化后,将专注于文化娱乐产业,茅侃侃所在的子公司万家电竞将会受到更多的ZY支持。毕竟,电子竞技是一个“时髦”的产业风口,符合资本玩家的布局要求,更容易引起资本市场关注,会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由于赵薇和黄有龙夫妇的龙薇传媒,采取了高达51倍的高杠杆融资,导致这场资本收购备受争议,最终搁浅。只是没有想到,在事隔10个月之后,却带给我们一个关于茅侃侃的人生结束。

此次蝴蝶效应的混沌过程是:赵薇(龙薇传媒)收购万家文化失败→股价下跌→原大股东急于脱手→祥源集团接盘→主业战略调整→欲甩卖万家电竞股权→多方协商未果→万家电竞停摆→资金链断裂→茅侃侃ZS身亡。

就像在《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所说,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2.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他的学生克拉底鲁则干脆说,“人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

对茅侃侃来说,他两次最重要的故事开头,都极其相似地踏进了同一条河流。

1983年出生于北京部队大院的茅侃侃,在6岁时从下海的父亲那里得到一台进口Apple,迅速成为一名电脑高手。12岁玩转各种软件的安装和拆卸,15岁成为瀛海威时空最年轻的BBS版主,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的第一批网虫。

当时,1971年出生的马化腾也是“网虫”,他泡网成了惠多网深圳站的站长;同岁的丁磊也是一名版主,经常用“小蛋糕”和“还是觉得你最好”的两个ID上网,想把所有的人都安抚好,不捣乱。

对此时还是初中生的茅侃侃而言,他的年龄太小,生不逢时,小屁孩一个,即将发生的第一代互联网创业大潮没他什么事儿,还得继续上学读书。

进入高中后,茅侃侃极度偏科,且过于沉迷网络,导致高一时连续两次地理会考不及格,失去了考大学的资格。后来他干脆从高中辍学,一头扎进社会。

不过在家人的建议下,他两个月内就拿下了微软MCP(微软认证专家)、MCS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DBA(微软认证SJ库管理员)三项认证,全亚洲18岁拿下三项认证的只有两人。

他在计算机上的天赋和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这个年龄的茅侃侃,叛逆,冲动,率真,年轻气盛,不妥协,与这个世界经常发生碰撞。他初入社会的几份工作都无果而终,接连跳槽,6年之内换过6种工作。

直到2004年,他第一次踏进一条河流,是将自己依附于一个强大的国企。年仅21岁的他,受到国企常务副总裁的赏识,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中国时代远望科技公司合作,一起成立了中国首个真人实景游戏公司majoy。媒体宣传整个项目将投资3亿,他凭着创意和技术入股,占20%股份并担任CEO和首席架构师,身价估值达六千万元。

2006年5月,凭借着majoy项目,茅侃侃作为80后的创业代表,成为了央视经济频道《对话》的嘉宾。几乎同时,他和李想、戴志康、高燃这4个人80后又成为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人物,然后伴随着各种主流媒体的访问和报道,成为“京城IT四少”和新一代“创业偶像”。

2010年,由于原来的国企掌门人退休,新任掌门履新,MaJoy项目被置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境地。再加上与国有管理体制产生的碰撞和摩擦,他终于在一次董事会上拍案而起:“老子不干了,你们自己玩去吧,你们能耐你们自己搞。”

离开他一手创立的Majoy之后,茅侃侃写了两本书,分别是《像恋爱一样去工作》《在那西天取经的路上》。然后,又经历了创立移动医疗App和实时交通App两个领域的起起伏伏,但都无疾而终。

经过一番沉浮之后,茅侃侃于2013年加入GTV,由此踏入电竞圈。

2015年下半年与资本玩家孔德永的相识,成为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孔德永是当时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两人一见如故,分外投缘。

此时茅侃侃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委身于一个无心恋战的上市公司。其经历和过程与他第一次的成名项目是何其相似,都是与对方高层一见倾心,然后进行合作。不同点是,在第一次与国企合作时,他没有选择余地。而这次创业,他其实有很大的选择空间,同时有多家公司表达合作意向。

2015年9月,茅侃侃与孔德永掌控的万家文化(600576,现已更名祥源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注册资本1000万元,万家文化投资460万元持股46%,茅侃侃出资340万元,持股34%,茅侃侃出任CEO。

最关键的是,茅侃侃又一次没有紧握创业公司的主导权,只是选择成为了小股东,将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让出。

这为日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3.

外人永远无法知晓,时任万家文化的董事长孔德永心中在如何盘算。他究竟是觊觎电子竞技产业的题材和概念,方便把万家文化的股价炒上去,以便日后卖个好价钱,还是发自肺腑地看好电子竞技产业,认真的当做一项长远投资?没人知道。

显然,茅侃侃对孔德永的印象极好,他认为“孔德永低调,长得帅,不太爱应酬,极为顾家,不是特别江湖范儿,(但)很讲江湖义气”。这也是他拒绝其他投资方,选择与万家文化合作的最重要原因。

温州商人孔德永掌控的万家文化,在投资茅侃侃的万家电竞1年3个月之后,于2016年12月卷入了与赵薇的龙薇传媒并购事件,股价开始乘风而上。

但人算不如天算,随着全国媒体和证监会的关注,最终这起并购胎死腹中。

算上赵薇夫妇的这一次收购未遂,孔德永的万家文化十年之内“卖壳”5次,全都以失败告终。翻看这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就可以发现,每年它不是正在重组,就是在重组的路上,经营的主业不停变幻迁移,犹如魔术师手中的PK牌。

2017年8月,孔德永最终将万家文化脱手“贱卖”,作价16.74亿元卖给了新股东祥源控股集团,比当初准备卖给赵薇的价格30.6亿元几乎腰斩一半。

至始至终,茅侃侃对孔德永都没有半句怨言,他一再表示,"老孔(孔德永)他真的是个好人,他对我没有没做到的承诺。"在他心目中,孔德永是能够为自己两肋插刀的人。

他还认为,“即使孔德永把万家文化当作一个"壳"来运作,也是希望把公司运作好了再卖掉。”

茅侃侃一直都笃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相信人世间的善良和美好。

再后来,新的大股东认为万家电竞与公司发展战略不符,不会出钱参与新一轮融资,也不愿意等万家电竞盈利后进行回购,只是希望希望尽快卖掉股权。

此时,作为小股东的茅侃侃,对公司的发展战略早就丧失了话语权。犹如一个失去了方向舵的船长,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大船顺着洋流漂泊,有心无力。

茅侃侃抵押了自己的汽车房产,还向朋友借款来维持公司运营,但仍然无法挽回败局。

最后,万家电竞的60名员工选择了对簿公堂,公司资金链完全断裂,被迫关闭。在外人无法体会到的压力和悲凉之中,茅侃侃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事后,他的好兄弟李想无比悲痛,“创业中茅侃侃背负了所有属于他以及完全不属于他的全部责任“。

茅侃侃人生中两次最重要故事的开头,都极其相似,仿佛踏入同一条河流。

但无比唏嘘的故事结局却告诉我们,那并不是同一条河流。

4.

有网友评论茅侃侃,说他一直在用一种乐观和戏谑的态度去对抗内心深处的不甘和攀比(相对于李想和戴志康的成功)。

对这个评价并不完全认同。

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这种态度或许本来就是真实性格的一部分。至少,在茅侃侃写的一本书《像恋爱一样去工作》中,这种戏谑、顽主式的京味风格非常明显。

但必须承认的是,茅侃侃不是一个普通的创业者,他曾是一个年少成名的创业者,上过央视,成为偶像,誉满京华。再想像一个普通创业者那样,完全轻装上阵,几乎也不太可能。

一切标签都只是浮华,这些过往的虚幻名利很容易就成为镣铐和枷锁。

他很早前就曾患上抑郁症,甚至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他用戏谑式混江湖的态度来包裹自己,去面对创业和工作,内心深处将"善良"作为自己的人生第一信条。

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调侃说“自己命衰”,给自己取的微信ID是"茅小贱"。他用"倒霉"、"命衰"来解释自己的遭遇,宽容地原谅了自己遭遇的一切,却选择将所有压力和责任都自己扛。

生活中的茅侃侃打扮嘻哈,纹身,喜欢泡酒吧,为人仗义,生性乐观,广交朋友,会照顾人,看起来符合北方人爽朗、大咧的个性。

但这一切或许只是表象,未必是他的真实心态。

每个人的性格同时兼具两面性。

他的直率,从不加掩饰的真实表达和年少气盛,对一部分人极具吸引力,但也容易造成与投资人、客户等各方的摩擦;他是一个好兄弟、好上司、好朋友的同时,可能未必是一个好的管理者。

接受《博客天下》杂志的采访时,他自己也承认,“我的性格不适合创业。我不是一个会管理的人”。

他的内心深处,是否真有过对命运不公的感叹和攀比,也成为了永远的谜底。

5.

茅侃侃离开三个月以后,证监会发布消息,对孔德永、黄有龙、赵薇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今年1月,17名股民起诉祥源文化证券虚假陈述一审胜诉,赵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后,祥源文化、赵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却遭到驳回。

7月30日,祥源文化再发公告称,截至2019年7月29日,公司陆续收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FY发来的60份《民事判决书》和浙江省高级人民FY发来的1份《民事判决书》。

FY判决,公司赔偿60位原告的经济损失合计近320万元,龙薇传媒、赵薇、孔德永对应负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往所有的案件中,赵薇以及龙薇传媒均是仅仅承担连带责任,即若上市公司不能及时支付赔偿款项,赵薇和龙薇传媒才有义务支付。

根据公司公告,依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认定公司等有关方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并进行了处罚。

事实上,这个案件早在7月23日时就出了判决结果。

当天赵薇还在个人账号中进行了网络直播,称自己“闲得无聊”,又跟粉丝聊天又唱歌不亦乐乎。

而在祥源文化发布公告的前一天,赵薇还在微博更新自己的最新动态。

监制的新DY,今年也要上映了。

逝者如斯。

故事的结尾,并不能总如童话般令人挽回一丝美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