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决策 顾问参与减风险(法治聚焦·关注公共法律服务)

文章正文
2020-07-20 01:56

  核心阅读

  健全ZF法律顾问机制、优化法律顾问队伍组成,才能引导支持ZF法律顾问有效参与ZF决策。15年前,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就开始聘用ZF法律顾问,从配起来到用起来,再到全起来,文山州不断优化选聘制度、加大投入力度,提高了ZF工作法治化水平。

  

  “在出现突发性案件时,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及时向侦查机关提供乘车人、驾驶员、车牌号、车辆定位等交易订单明细,积极协助职权部门预防刑事案件的发生。”看到自己的建议最终出现在了ZF相关文件里,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ZF法律顾问、云南天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孙建文十分高兴。

  ZF重大决策先做合法性审查,文山州尝到了ZF法律顾问制度的甜头。

  配顾问,作用大吗?

  选聘不同领域顾问,ZF重大决策前必须咨询法律顾问

  “签约之初,其实对能否影响ZF决策心里并没有底,可现在看,ZF法律顾问确实帮ZF减少了法律风险。”孙建文说。

  文山州自2005年起开始聘用ZF法律顾问,2017年州、县(市)人民ZF及其工作部门普遍建立起法律顾问制度。十几年来,从配起来到用起来,再到全起来,文山州ZF法律顾问工作越来越实。

  目前,文山州ZF聘用了两家昆明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五家文山本地律所的主任律师,以及一位云南大学法学教授作为州ZF的法律顾问。文山州司法局副局长张春林说,文山州ZF法律顾问面向全省进行选聘。“既考虑理论水平,也考虑实务能力,同时尽可能选聘部分州外顾问,为的就是能减少利益掣肘,独立提出法律意见。”

  为帮助法律顾问更好履职,文山州设立了专门的法律顾问联络员,建立提前函询机制。每当涉及比较复杂的事项时,联络员会将法律FW函发送给法律顾问,而法律顾问回复的意见也会由法制办专门研究再做考量。

  “不同顾问主攻的研究方向也不一样,哪项事务请哪位法律顾问,其实也有学问。”张春林说,“从全省范围选聘法律顾问扩大了选任范围,水平有保障;一些日常法律事务咨询,本地律师更为便利。”

  虽说是顾问,可在文山州,ZF法律顾问不仅是问,更在于提前一步的智力支持。“ZF重大决策在上常务会前,都会由法律顾问做合法性审查。”文山州ZF办公室办文法规科副科长赵仁海告诉记者,咨询法律顾问意见已经成为文山州ZF重大决策的必经程序。

  “ZF法律顾问更多是帮ZF识别风险、管理风险,将风险控制在可预测的范围内,因此顾问工作贯穿各个环节,有助于提高ZF依法行政的能力和水平。”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连高鹏说。

  全覆盖,经费够吗?

  加大ZF购买FW,探索以案定补、以事定补

  尝到了法律顾问制度的甜头,文山州计划在州、县(市)人民ZF及其工作部门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基础上,到2020年实现全州党委、RD、ZF、政协机关及人民团体、国有企事业单位全面建立法律顾问制度,实现法律顾问全覆盖。

  据统计,目前仅文山州各级ZF单位就聘请法律顾问296人,每年支付经费609.85万元。要实现全州的法律顾问全覆盖,经费够吗?

  以文山州广南县为例,该县已实现县乡党委、ZF机关、事业单位法律顾问全覆盖。广南县司法局局长矣炎阳说,目前,广南县法律顾问采取ZF购买FW的方式,正式聘请了5个律师事务所的26名律师,分别担任全县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乡(镇)党委ZF共77个单位的法律顾问。

  为了保障法律顾问工作的顺利开展,广南将法律顾问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每年安排142.5万元经费。

  然而,将法律顾问经费纳入财政专项预算的地方并不多,经费投入不足,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法律顾问工作的开展。“目前绝大多数法律顾问费还没有专项经费保障,很多单位是在办公经费中列支。”张春林介绍。

  另一方面,以案定补、以事定补的经费保障机制也在探索中。文山州规定,法律顾问在处理ZF范围内重大涉法、涉诉、社会矛盾纠纷及QT性事件或案件时,参与调查、调解,提供法律咨询的,应该给予相应补贴。这有助于提高法律顾问参与的积极性。

  “其实,相对于耗费的时间精力,ZF法律顾问报酬不高,但一方面有助于熟悉ZF相关规定,扩大知识广度和深度;另一方面也能对城市建设和发展提出法律上的专业建议,成就感很高。”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慧说。

  对此,赵仁海认为,今后将加大ZF购买法律FW力度,建议把购买法律FW费用纳入年度同级财政专项预算,“特别是要加强对律师参与涉法涉诉信访的经费保障。”

  提质量,考核严吗?

  完善履职评价体系,干多干少不一样

  “各部门ZF法律顾问发挥作用情况并不完全一致。”矣炎阳坦言,“部分部门、乡镇法治观念不够强,咨询法律顾问的意识不足;部分律师‘机械’履职,只说‘不’,很少具体指出怎么‘办’。”

  “有时我们只能就FW单位提供的ZL给出咨询意见,影响了法律建议的可操作性。”张慧建议,强化ZF法律顾问对重大决策的全程参与,能够提高法律顾问履职水平。

  实际上,除了不会用,部分单位滥用的情况同样存在,有的甚至把自身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也要求法律顾问来承担。“ZF法律顾问既要与FW单位事前做好约定,明确哪些属于法律顾问的业务范畴,也要加强事中沟通,不断提升法律FW质量。”连高鹏说。

  提升法律顾问FW质量,干多干少不该一个样。目前文山州ZF法律顾问采取的是聘任制,每位法律顾问每年3万元报酬,其中2万元作为基础FW费,1万元作为绩效。按照考核办法,法律顾问工作考核基础分为80分,年度考核总分为100分,按照扣分和加分项目评定工作成绩。法律顾问年度考核为不称职的,不予支付基本工作报酬;年度考核为称职和优秀的,支付基本工作报酬。

  “每年12月底确定法律顾问的年度考核结果,考核结果作为法律顾问续聘、解聘和支付报酬的重要依据。”张春林介绍,根据考核办法,法律顾问出具的书面法律意见违法或者明显不当的一次扣2分;与此同时,接受州人民ZF交办的重大、疑难法律事务,处理效果好、形成良好社会影响的,一次加4分……这些明确的标准将促进法律顾问更好履职。

  “除了年度考核,未来还应加强ZF法律顾问的日常考评和绩效评价,探索建立法律顾问档案制度,实行全过程绩效评价。”张春林说。


  《 人民日报 》( 2020年07月14日 11 版)

(责编:曹昆)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