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佣联盟:无限代提佣,拉人头式社交裂变?

文章正文
2019-12-03 14:26

“我们是一个自用省钱、分享赚钱的平台,长期经营还可以形成可持续的管道收入,最终实现躺赚......”在社交电商爆发的2019年,想必大家对这些话语话术已经非常熟悉。

近两年来,花生日记、趣淘集市、蜜源、芬稥、粉象生活等优惠劵导购平台层出不穷,这类平台大多以“自用省钱、分享赚钱”为口号,而模式也大同小异。

近日,一个自称“集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等平台优惠券于一体的聚合类分佣返利平台”——高佣联盟,引起了网信君的注意。该平台自称“零门槛、零囤货、零风险,比其他平台佣金更高、稳定性更强”,是“全网最专业的电商类CPS平台”,也是“一个躺着都能赚钱的项目”。高佣联盟姓甚名谁?有什么不一样的玩法?

高佣联盟海报

前世今生

说到社交电商平台,必然绕不过所依托的传统电商平台;而说到高佣联盟则不得不提到淘宝联盟。

高佣联盟在介绍中所说的CPS(Cost Per Sales),直译为“按销售额提成付费”,即帮助商家销售产品,赚取一定的佣金,淘宝联盟就是这套模式较早的践行者。

淘宝联盟是阿里妈妈替淘宝天猫商家配套开发的一款营销工具,淘宝商家设置内部优惠券,并设置一定佣金,推广店铺的商品;而推广者则领取商家的优惠券,将商品推广给消费者,成交后挣取佣金。这些推广者被称为“淘宝客”,数据显示,2009年底平均每日为“淘宝客”发放佣金高达50万,部分优秀的“淘宝客”日入过千甚至可达数万元。此后,随着淘宝不断调整返利政策,同时QQ、微信不断增大对广告的打击力度,“大淘客”开始另谋出路,优惠券导购平台便应运而生。

资料显示,高佣联盟的创始人“桐爷”,就曾是一名“淘客”。据称,“桐爷”在网赚界有多年经验,曾做过几年电商,与“淘客”接触非常多,后来他自己也成为一名活跃在微信上的“淘客”。

赚享客

赚享客高佣联盟并不是“桐爷”操盘的第一个项目。2017年,“桐爷”运作的第一个优惠券导购平台——“赚享客”(运营主体:深圳市桐盟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面世。“赚享客”对接的是楚楚通平台,需要收取199元的入驻代理费,除了推广和成交商品可以赚取佣金外,每邀请一人入驻付费,还可以获得100元的“培训津贴”,下级佣金的30%也会作为会员的奖励。有会员反映过不断给赚享客平台“拉人头”类似传销,交钱后找不到人等情况;此后,“赚享客”逐渐销声匿迹,有知情者表示,不少淘客、网赚大咖、小白都在这个项目中被“割了韭菜”。

2018 年3月,高佣联盟应运而生,运营主体为南京正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刚推出时,高佣联盟是一款专注于分享拼多多商铺赚佣金的APP,跟“赚享客”不同的是,入驻APP不需要缴纳代理费。目前,高佣联盟的运营主体为杭州莅盟科技有限公司。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和升级,高佣联盟成为集淘宝、京东、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优惠券于一体的导购平台,注册人数超过2600万。

优势与套路

在部分高佣联盟的会员眼中,相比云集、贝店等会员制电商平台,以及花生日记、粉象生活等优惠券导购平台,高佣联盟优势突出。“高佣联盟是首创的复合型优惠券导购平台,排名遥遥领先;同时,高佣联盟无门槛、无代理费,用户群体广,裂变速度快;此外,高佣联盟开展了许多地推活动,吸纳本地商户,吸引线下用户,线上线下形成了联动”,一位高佣联盟的超级会员如是说。

高佣联盟纸巾单

据了解,高佣联盟每天会推出“0元免单”和“1元福利”的活动,以“免单福利”或“超低价格”帮助会员吸引用户。同时,高佣联盟还推出了非常便宜的纸巾单。一位高佣联盟的会员告诉网信君:“一单纸巾5元包邮,还有一元的佣金,有些会员单推广纸巾就月入上千、上万。”这些优惠促单的策略,不但帮助会员打开市场,也帮助高佣联盟快速积累了用户群体。

0元购活动消费者的评论

然而,网信君亲身体验后发现,所谓的“优惠”其实充满了“套路”。网信君在高佣联盟APP上点击了“新人0元福利购”活动,发现活动商品屈指可数。网信君随机点击了其中一款纸巾产品,跳转到淘宝链接后成功购买,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有物流信息,联系客服也没有回应。网信君点击该款商品的评论发现,许多人都存在类似的情况,付费后就没有了下文,还有部分消费者评论说“就是骗子,根本没收到货,却显示已收货”。

会员发帖称佣金提现有问题

也有高佣联盟的会员反映,纸巾单存在问题。有会员称被高佣金吸引,辛苦拍了300多单纸巾,赚到300多元佣金,却被通知部分订单违规失效,仅剩下100元佣金。还有会员反映收到的纸巾小得可怜,在群里反馈却被踢出了群,感觉有点“传销的味道”。据介绍,根据高佣联盟的提佣规则,每月25日结算上个月的佣金,订单确认收货后佣金才可以提现,如果退货,佣金则不能提现。网信君发现,高佣联盟导购的许多商品都是不知名的品牌,价格区间也比较低,依靠每款商品有限的佣金,普通人真的可以实现“月入上万”和“躺赚”的愿望吗?

无限代提佣

成为普通会员,依靠自购和有限的人脉推广产品,收益是有限的;因此高佣联盟鼓励会员成为团队长,实现团队裂变,继而实现更高收益。一位高佣联盟的会员告诉网信君:“级别越高,佣金比例越高,而且可以拿整个团队的佣金。”
据了解,高佣联盟目前有超级会员、运营总监和高级总监三个级别。

超级会员

所有下载并注册高佣联盟APP的人都可以成为超级会员,自购或分享出单后,就可以获得商品对应的佣金收益。同时,邀请会员注册,可以获得会员出单20%的奖励。

运营总监

当直属会员达到80人,次级会员达到160人时,可以升级为运营总监。成为运营总监后,自购自推出单的收益57.4%;获得直属会员出单45.3%的奖励,间接会员出单29.3%的奖励;直属总监团队出单奖励6.66%;成为运营总监后,下级出单可无限代提成。

高级总监

拥有15个直属总监和5个次级总监后,则升级为高级总监。高级总监自推出单收益提升66%;获得直接会员出单63%的奖励,间接会员出单43%的奖励;获得直属运营总监团队12%的奖励,间接总监团队6%的奖励。高级总监依然对下级出单无限代提成。

高佣联盟会员在朋友圈晒收入

    “做任何项目都要升级到最高级别才能真正赚钱,花生日记要做到最高级别需要很长的时间,高佣联盟是最稳定的平台”一位高佣联盟的总监如是说。这位总监提到的花生日记,在今年3月因为涉嫌传销被广州工商处罚7456万元,被罚时,注册用户6000万,层级高达51级,平台总交易额达420亿元。有人不禁提出疑问,同属优惠券导购平台,虽然不同于花生日记需要交纳代理费,但运营模式高度相似、无限代提佣的“高佣联盟”是否有踩红线的嫌疑?

后记

据了解,操盘赚享客和高佣联盟的“桐爷”,目前已经创建了新的平台——芝麻鲸选。他自称这几年一直在做沉淀,起步一次高过一次。但高佣联盟的许多会员却不认“桐爷”,甚至说芝麻鲸选和高佣联盟是“死对头”。

“桐爷”创立新平台——芝麻鲸选

据高佣联盟的会员介绍,“桐爷”原名章立桐,80后,广东潮汕人。现已主动离开高佣联盟,并且开发竞品忽悠高佣联盟的粉丝。这位会员爆料,章立桐曾利用淘宝网天猫好评返现进行诈骗,涉及3000余位受害人,被依法逮捕。

网信君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章立桐曾涉及一起民事诉讼和两起刑事诉讼。

第一起是章立桐与中国银行潮州分行的信用卡纠纷案。章立桐作为被告,在中国银行申请了信用卡,并提供其汽车作为抵押,申请办理购车分期业务,放款后却很长时间没有按时足额偿还购车分期款项,多次通知催收后也未还款,2015年4月,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判决章立桐偿还购车借款、利息和滞纳金。

第二起、第三起则是此前高佣联盟会员爆料的章立桐涉嫌诈骗的刑事案件。2015年5月,章立桐在天猫商城开设的“米默旗舰店”上架两款自拍杆,并开展好评全额返现活动,十天内,两款自拍杆成功交易3769笔,交易额73万余元,后章立桐只全额返现了部分订单,余下1847笔拒绝全额返现,后被告发。因涉嫌犯诈骗罪,章立桐在2015年8月被抓获,被羁押11个月后,于2016年8月被取保候审。2017年9月,湖北省保康保康县人民检察院判决章立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执行逮捕。一审判决后,章立桐表示不服,并提起上诉,2017年12月,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二审,认为出现新的证据,撤销湖北省保康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并发回重审。

从时间线上来看,章立桐在取保候审期间创立并操盘赚享客,二审判决恢复自由身的三个多月后又创立并操盘了高佣联盟。

网信君发现,芝麻鲸选APP无论是操作界面还是提佣制度都与高佣联盟极度相似,部分高佣联盟的会员已经转做芝麻鲸选。在社交电商竞争加剧,政策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高佣联盟及芝麻鲸选的未来发展如何,网信视点将持续关注。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