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评声下生长的“蟹太太”,苏州西风阁在投诉不断中该如何自

文章正文
2019-11-18 15:33

  “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每年十月正是螃蟹黄多油满之时。有数据显示,近20年来,我国“蟹”企数量逐年增加,2018年大闸蟹产业总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2019年将再创新高,有望突破1400亿元。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消费者们除了到菜市场和专卖店购买,在网上购买蟹卡也已成为一种热门的采购方式。然而,“蟹卡”、“蟹劵”的出现,却在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遭到了不少的投诉,比如货不对板、店家跑路等问题。近日,《人民日报》更是指出对“纸螃蟹”这种异化了的礼券经济,其隐性危害不容小视,有必要保持警惕。

      最近两年在广告造势方面颇有魄力、号称是品质蟹中的“网红”的“蟹太太”,也是被消费者集中投诉的一分子。站在蟹太太背后的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近况如何?“蟹卡”、“蟹劵”在电商平台上的出现,对大闸蟹行业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蟹太太的合伙人招募是如何进行的?拖延支付分众传媒广告款,是否确有其事?

      公司背景,五项处罚

      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原名苏州木又生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11日,法定代表人陈阿建,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100万元,股东有陈阿建、姚远、孙杰、权小辉和宋云昌等五人,其中,由姚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微福珠宝有限公司已被吊销了营业执照。

      在这五人之中,权小辉是该公司的大股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网上所宣传的苏州西风阁CEO兼蟹太太创始人是一个叫权辉的人,关于权小辉与权辉这个两个名字的相似之处以及这两个名字之间是什么关系,可谓不言自明。据百度百科介绍,权辉出生于1984年,大学毕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社会历练,2004年进入苏州广电工作,2009年开始创业生涯。

      经查,权小辉目前还在万影(苏州)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在2019年7月2日因未提交年度报告被苏州市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苏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一周后的7月11日,该公司又因违反税收法律规定被苏州市税务局处以罚款。

      无独有偶,另外一家由权小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苏州市全权生辉商贸有限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和未按规定报送2018年年度报告被两度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经查,权小辉还曾在苏州苏鸿格摄影服务有限公司担任股东,而该公司连续三年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已被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

      最近两年,旗下已发展出蟹太太、西风阁、全广鲜、阳澄之王等多家品牌的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却先后多次因合同纠纷沦为法庭中的被告。

      据启信宝显示,2019年7月9日,该公司被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以《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和《食品安全法》为法律依据,处以五项行政处罚:1、警告;2、没收违法所得450.9元;3、没收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打码机1台、封口机1台;4、没收违法经营的食品:加拿大甜虾239袋、九孔盘纹鲍6袋、加拿大北极贝380袋、波士顿龙虾318袋、蒜蓉粉丝虾夷贝318袋;5、罚款282507.2元。

      2018年8月21日,西风阁蟹太太与分众传媒集团在上海对双方达成的战略合作协议进行了签约仪式。一年后,在分众传媒于今年8月22日发布的报告中,我们也看到了西风阁公司的身影,在“其他诉讼事项”板块中,有“公司已发布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广告, 对方拖延支付广告款”的字样,涉案金额860万元,诉讼(仲裁)进展为“已调解”,诉讼(仲裁)判决执行情况为“待履行”。

伙伴招募,项目解读

      关于蟹太太的招商模式,我们目前了解到于2018年推出的蟹太太合伙人招商活动已经结束了。

(2018年蟹太太合伙人项目招商政策)

      为了取得更进一步的了解,我们联系到了蟹太太招商部某负责人,据他透露,“蟹太太目前可以做单店,加盟单店有两个级别,分为15万的旗舰店和10万的优选店,单店进货是零售价的4.5折。加盟费里面有一半左右是品牌保证金,如果到了后期选择不做的时候,也是可以退的。”并且6折抢先进货,可在任何渠道获取最高40%的货款差价。

      此外,该负责人还表示,“不想开店也可以,现在公司还有百城联盟代销合作,就是进货折扣没有加盟低,代销合作最低是5万起拿货,拿得越多折扣越低。为了保障合作伙伴的收益,蟹卡卖不完,一年后退款,还会附加没卖出蟹卡金额的8%的利息。”

      另外一个自称是蟹太太部门经理的人则提供了更为详尽的招商政策,根据经济、人口、发展程度的不同,代理商分为S、A、B、C四个等级,每个等级的加盟费用不同。S级是80万,A级是50万,B级是30万,C级是20万。以下区域加盟商为S+级别:北京全市加盟费300万、上海全市加盟费300万、深圳全市加盟费200万、广州全市加盟费200万。其中,区域加盟商的进货价为零售价的4折,单店加盟商的进货价为零售价的4.5折

      而根据所在商区不同、加盟商需求不同、店面面积不同,蟹太太将门店也分为三个等级。

      附蟹太太最新招商政策条款(部分):

      最后,再来说说上面提到过的这个智能能贩卖机,据推广人员小吴介绍,这个机器是跟着蟹太太合伙人办理时一起赠送的,不单独卖。不过另外一个推广人员小李则表示,可以单独卖,价格是1.8万元一台。

      关于这个贩卖机,目前被多家媒体转载的《揭秘蟹太太大闸蟹招商代理骗局》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所谓的智能售货机,就是一个货柜,我去和4个左右的代理商沟通过这个售货机,目前全国没有一个代理商在用这个机器,还说是国家级科学院研发,其实就是无锡那边一个厂子生产的,而且无锡那个生产售货机的厂家也做了代理商。”

投诉纠纷,法院诉讼

      围绕着蟹太太的纠纷,在最近两年并不少。

      按照《新京报》的说法是,据黑龙江法院网公布的庭审视频显示,2018年9月,潘先生共花费1.43万元在“蟹太太”网店购买了9张蟹卡。到12月要求兑蟹时,潘先生却被商家要求承诺死蟹不赔才给发货。潘先生认为,此前商品销售页面上并未提及这一要求,因此希望商家能依据承诺进行兑换。然而到了2019年9月,潘先生仍未收到螃蟹,故将西风阁公司诉至法院。

      经查中国裁判文书网,我们发现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提请上诉,并申请将案件移送至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审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认定被上诉人潘先生通过网络平台向上诉人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购买蟹卡,上诉人将蟹卡邮寄给被上诉人,被上诉人潘先生的住所地即为本案的合同履行地。故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最终,法院判定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此外,题为《“纸螃蟹”产业链调查:多方可从蟹卡蟹券中渔利》的报道还提到了刘女士,这位消费者在今年8月花68元从实际运营方为苏州西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淘宝商家“西风阁旗舰店”上,购得了一张“原价798元”的西风阁蟹卡,到10月份准备提货时,却屡被客服告知无法预约也无法退卡,最终在平台方介入下才得以拿到退款。

      对于类似事件的发生,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也提醒过消费者,就目前的市场状况来说,电商平台的蟹卡蟹券不少难以提供较好的消费体验,消费者应谨慎选择电商渠道购买大闸蟹。同时,消费者在购买大闸蟹蟹卡、蟹券时要格外注意大闸蟹产地、在网上核实该公司是否有资质、以及提蟹的有效期等关键信息。

      差评不断,屡见不鲜

      此外,在21CN的聚投诉平台上,还有投诉人反映“网上京东购买的蟹太太蟹卷,商家违约在预约期内不给发货,京东平台不给处理。”

      而目前,在蟹太太的官方微博的评论中也有不少的差评,有关于蟹本身质量的,也有集中反映售后问题的。

      还有网友在评论中称,“门店自提没有秤、没有冰川水、没有礼盒。没有提前告知,提前电话打了好几次完全没有说到这事。”并晒出了截图。

      我们还注意到,在西风阁旗舰店中,一些蟹卡的评论也充斥着“根本提不出来,电话没人接,微信提的时间也排不到”的购物反馈。

      还有消费者以图为证,说明其“买的公蟹5两到货4两,母蟹4两到货2.8两”的观点,在向售后反映时,售后表示并不支持退换货服务。

      无独有偶,反映其产品分量的问题也不止一份,缺斤短两的反馈不胜枚举。

      而在一个月前,蟹太太与“雪梨” 在直播中合作搞的活动,也因为在没有提前公开通报的情况下,公司单方面在私下将“旅游卡”和“VIP卡”替换,进而导致这起事件在网上闹出了一起不小的风波。

      参加了这次活动的微博粉丝达166万的“菲力姐姐jfiensksl”也随之发声,大概给了这样的一个说法:“我们做电商,做粉丝经济,最重要的是信任,这是一切的基础。有任何变动,不管出于好心还是什么,都应该提前说明。但是蟹太太一直都是做线下,这次也是第一次线上爆发,或许换vip卡是好心福利也或许是希望多做宣传,但问题就在于你得事先告诉买家,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非常伤害粉丝信任和品牌形象,在我们第一时间联系品牌方后,老板们也都是挺懵的状态,可能雪梨粉丝太强大了,他们把事情也想的太简单了,闹出这样不愉快的事情。(节选内容有删改)”

      于此,蟹太太不得不发布公告进行道歉与补偿。

      后记

      眼下正是大闸蟹上市的旺季,不少消费者会选择购买蟹券,然而,看似经济实惠的蟹券,实际上存在着不少的猫腻。据苏州市消保委的工作人员介绍,每年9月到10月,蟹卡投诉问题会集中出现,有业内专家表示,目前蟹券流通的数量很大,由于缺乏监管,当消费者无法兑换,或者兑换到的大闸蟹与蟹券承诺的规格、品种不一致时,相关权益很难得到保护。

      至于今后的“蟹太太”会迎来怎样的发展?舆论中的差评不断,会不会引发西风阁公司方面的警醒与改变?拖延支付分众传媒广告款一事最后又会以怎样的处理结果收尾?


文章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