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国会达成两年预算协议 政府可支配开支上涨

文章正文
2019-07-30 09:58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2日与国会民主、共和两党领袖达成初步预算协议,同意提高2020和2021两个财政年度的联邦ZF支出上限,同时暂缓执行法定联邦ZF债务上限,直至2021年7月底。

  协议仍需国会两院赶在休会前批准,可能避免联邦ZF今年晚些时候债务违约;同时以预算赤字飙升为代价,允许ZF至少在今后两年内继续大规模举债。

  【“真正妥协”】

  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22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宣布,他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和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就“两年期预算和债务上限”达成不含“毒丸”的协议。

  协议获批准后,仍需国会通过支出法案,以便向联邦ZF拨款。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毒丸”指两党审议支出法案时,加入关联非法移民等争议性政治议题的条款,可能阻碍法案获通过,进而影响向ZF拨款的进度。

  为达成协议,国会民主党人“口头承诺”不会夹杂“毒丸”;作为交换,白宫立场“显著回撤”,不再要求国会削减一系列项目支出,转而同意为五角大楼等大部分ZF机构“加钱”。

  民主党人佩洛西和舒默随后发表声明,确认达成协议,说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将“快速”表决协议。众议院定于26日进入为期6周的休会期。共和党人麦康奈尔承诺,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将赶在8月休会前表决协议。

  美联社报道,双方都没有“大胜”,但对急于让ZF回归“可预测道路”的议员而言是一次胜利。美国政坛现阶段因防务鹰派决意大涨军费和民主党人决意保护国内项目而面临“政治动荡”。

  支出法案须在9月30日本财年结束前生效,否则国会须不断通过临时拨款法案,按现有预算水平维持联邦ZF运行。去年底至今年初,联邦ZF因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人就拨款修建美墨边境墙产生分歧而一度“停摆”。

  【全线齐涨】

  依据协议,自今年10月1日开始的2020财年,联邦ZF可支配的开支从本财年1.32万亿美元升至1.37万亿美元;2022年9月30日结束的2021财年,联邦ZF可支配支出小幅攀升至1.375万亿美元。

  2020财年防务支出将从本财年7160亿美元升至最高7380亿美元,非防务支出从6050亿美元升至6320亿美元。防务支出两财年内合计增加465亿美元,非防务支出合计增加565亿美元。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协议将把联邦ZF支出上限在《2011预算控制法》所规定的基础上提高3200亿美元。这比民主党人希望的上限额度少300亿美元。

  特朗普ZF原先希望在两财年内缩减1500亿美元开支,但双方最终商定只借助会计手段节省大约750亿美元,基本不影响两财年的支出。

  协议同时延长美国财政部的发债权限至2021年7月31日,即2020年总统选举结束后近9个月。

  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过去数周作为ZF首席谈判代表与国会领导人闭门磋商上述协议。如果协议无法达成,依据最新估算,财政部可能在今年9月9日以前触及举债额度上限,进而导致联邦ZF部分债务违约。

  债务上限是国会为联邦ZF履行支付义务而举债设定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财政部的借款授权用尽。今年3月以来,财政部采取非常规措施避免债务违约。

  【最糟协议?】

  尽管白宫与国会领导层就预算和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协议遭遇不少反对。

  一名民主党籍国会助理告诉路透社,协议一旦形成法律,意味着美国国内非防务项目资金将比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职时的数额多1000亿美元,势必遭遇共和党保守派人士反对。

  共和党不满的另一点在于,协议可能让ZF背负过高预算赤字,使得自明年起的年度预算赤字超过1万亿美元。

  着眼于明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人则担忧党派高层对特朗普妥协过多。部分人士指认协议没有禁止白宫挪用军费修建美墨边境墙,几乎没有涉及高等教育等民生领域。

  首都华盛顿游说团体“负责任联邦预算委员会”主席马娅·麦吉尼亚斯认为,协议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预算协议”,“国会和总统彻底放弃了财政职责”。

  麦吉尼亚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协议形成法律,特朗普4年任期内的联邦ZF可支配支出将大涨22%。

  另外,协议将加快债务扩张规模。美国联邦ZF债务已经累计22.4万亿美元。(海洋)(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黄晓蔓(实习生)、刘洁妍)

文章评论